辽宁队艺术体操团体夺冠 满身伤痛换来荣誉加身

0 Comments

  这是辽宁艺术体操队孙丹、章硕两名老队员的最后一届大赛了。伴随着这枚金灿灿的金牌,她们完成了最美好的谢幕。

  辽宁艺术体操队实力雄厚,因此在外人看来,这枚金牌非常轻松。殊不知,举重若轻的背后,是队员们付出的泪水、汗水,甚至是血水。

  领队李庆华谈起这枚金牌,感慨万千。“艺术体操的难度虽然不像竞技体操那样高,但是每一套动作都要反复不断地雕琢,才能做到尽善尽美。我们的队员,每天从早练到晚,足足十个小时!这使得她们的身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病,有的是颈部、腰部、踝关节的严重劳损,有的是训练中突然造成的骨头移位。尤其是23岁的孙丹,脚动过手术,打了三根钢钉,训练时不用绷带紧紧地捆住,就会剧烈疼痛……”说到这里,李庆华的声音哽咽了。

  老将章硕的腰伤被大伙戏称为“千年老腰”,每次训练都是一次痛苦的煎熬,每一次都不得不对腰部进行“重点照顾”。而她的腿更是饱受伤病困扰,严重时坐下来都不能打弯。

  “这算啥啊,我最严重的一次是手指骨折。当时一个星期后就要比赛,只能打着麻药上场。打完麻药后,我的眼泪刷就下来了,手完全没了知觉。但比赛开始了,我眼泪还没干就微笑着上去了。”章硕说得很轻松,仿佛那是别人的伤。

  在这个领域,两人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老队员———骨骼的软度已经不适应艺术体操的动作要求了。因此,退役成了很现实的话题。

  从一开始觉得“有意思”与艺术体操结缘,到进入国家一线队,再到今天,章硕已经在这个赛场上走过了17年。如今到了说再见的时候,章硕的言语中处处透着不舍,“该说再见了……其实北京奥运会之后我就该退役了,但是为了全运会,还是坚持了下来。现在,这枚全运会金牌也算为我的艺术体操事业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虽然艺体这个项目很苦很累很枯燥,但是很值得。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选艺术体操。”

  与章硕同一年入队的孙丹如今也是浑身伤病,这次全运会她也是带伤出场。谈到退役,孙丹有些激动,“我太热爱这个项目了,不是因为迫不得已,我是不会放弃的。”

  和章硕的完美收官相比,孙丹还有点遗憾,就是因为伤病退出了今年的世锦赛,“当时因为我一个人的伤病,中国队忍痛做出了退赛决定,太遗憾了……”

  “艺术体操不少队员退役之后都涉足了娱乐圈,你们俩会吗?”听到这个问题,孙丹和章硕对视了一眼,扑哧一声笑了,“这个事我们都没想过,下一步我俩准备竞聘国家队教练,还是干老本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