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锦赛中国田径传统强项有遗憾 新老更替任重道远

0 Comments

2金1银3铜,中国田径队在新周期首秀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延续了东京奥运会的持续上升趋势,但美中不足的是,女子标枪、铅球和竞走等传统强项夺金点失守也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此同时,随着苏炳添等一批老将的年龄增长,中国男子短跑新老更替之路显然任重道远。

相较于三年前的多哈世锦赛和去年夏天的东京奥运会,本届世锦赛中国军团在多个传统优势项目的夺金点“失守”——曾经集团优势明显的女子20公里竞走以及今年新增的35公里竞走以两枚铜牌收官,且均是由31岁的老将切阳什姐获得;女子铅球和标枪等在东京奥运会夺金的项目也无金牌入账。这些“预算内”金牌的丢失多少有些遗憾,不过受到疫情影响,本赛季中国选手能参加的比赛较往届世锦赛前的热身赛相比大幅减少,加之亚运会的延期,让近一年来几乎没有外出比赛的中国田径队临时改变备战计划,训练节奏和备战安排都受到一定影响。

其中最为典型的当属女子标枪。东京奥运会决赛中,刘诗颖凭借第一投的66.34米惊艳夺冠,那是中国选手在奥运会上第一次获得标枪项目金牌。但就在所有人期待她达成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全运会金牌的“全满贯”伟业时,刘诗颖却迷失了。赛后她也解释了原因,因为备战奥运会体力过度透支,过去一年一直没有恢复过来。此外,加上自去年陕西全运会后就一直没有参加正式比赛,最终成绩下滑自然在预料之中。

相比之下女子竞走无金牌入账,或许有些令人始料未及。本次女子20公里竞走参赛阵容中缺少了意大利选手帕尔米萨诺和哥伦比亚的阿里纳斯这两位东京奥运冠亚军,原本让中国军团夺回金牌提供了更多可能。但秘鲁选手加西亚莱昂和波兰选手泽杰博罗的出现,意味着曾经中国一枝独秀的局面已经呈现出被群雄争霸取代的趋势。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结束,中国田径队进入到新老交替的阶段。本届世锦赛开赛之前,中国田径协会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设立金牌目标,而是喊出了“为巴黎奥运会积蓄青春力量“的口号。根据中国田径队的官方数据,这支出征队伍的平均年龄是26岁,比东京奥运会的那支中国田径队年轻了2岁,启用新人也是基于对两年之后对巴黎奥运会的备战。

不过每逢世界大赛,老将也依旧是队伍不可或缺的财富。在今年出征尤金世锦赛的53人大名单里,苏炳添、巩立姣、刘虹、切阳什姐等一众老将的名字,让中国军团在巴黎奥运周期第一次“大练兵”来临前多了几分底气。他们的出战,意味着经验的传递,帮助更多新人通过这届大赛,肩负起新周期迅速成长的期待。

即将33岁的“苏神”就在4×100米接力赛后就表示,“希望这些年轻运动员能够多参加比赛,获得比赛经验。希望我们在退下去之后,他们能够衔接上来。”但苏炳添的话,也反映了中国短跑缺乏人才的现实。

本届世锦赛,今年曾连续打开20米大关的女子铅球小将宋佳媛、去年跑出10秒06的“00后”短跑新锐陈冠峰、今年世界田联竞走团体世锦赛上摘得女子20公里竞走金牌的马振霞……这些在新周期涌现的新秀们都或多或少留下了一些遗憾。面对巴黎奥运周期,他们还将瞄准新的大赛整装再战,希望这届世锦赛能成为中国田径年轻一代选手的“成人礼”,为他们带来经验上的积累和信心上的提升。

总体上看,中国田径队在尤金达到了为巴黎周期“开好头、起好步”的目标。2023年,除了杭州亚运会,延期计划将于2023年举办的2020南京田径室内世锦赛以及布达佩斯田径世锦赛也将接踵而至,同时事关2024年巴黎奥运会入场券的争夺,中国田径队在经过东京奥运会的突破之后,还有多少潜力可挖,明年也许就能够得到更加清晰明了的答案。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